公告版位
請大家幫忙連署我ㄉ小圈圈

終於發到第八章囉~

謝謝大家長久以來的支持

我也會盡力的強自己的文筆

總有一天會寫出令人嘖嘖稱奇的文章

好好觀看久違的第八章吧!

第八章 戰前準備

特洛伊和其他人準備走向武器工廠,雖然工廠屬於競技場的一部分,卻刻意建在空地中間,旁邊的雜草叢生,偶爾還會看見燒過的焦黑痕跡。武器工廠從遠處看就像一般的糖果工廠,烏黑的煙從煙囪飄出,唯一不同的是不時會飄出煤味或著傳出敲打武器的聲音。走進一點看就可以看見大門,且清晰看見幾個人在冶煉武器,成列著幾台機器,很多人手上包著繃帶和酸痛貼布。有一個特洛伊看過的女生拿著鐵槌敲打著桌子上發紅的劍,然後放進冷水裡降溫,水蒸氣從水桶上方裡蔓延,然後放進火爐裡加熱,放進水裡,一直重複同樣的動作。

繼續往裡面走會看見更大的火爐,專門冶煉更大數量更多的武器,空氣也愈來愈熱。旁邊有一片小小的空地,放置各種分類過的零件和原料、工具等。到更後面就到了最後的組裝或加強,幾個人將劍和劍把嵌在一起,並加上裝飾,然後放進特殊的大桶子裡。還有人把箭鏃裝在箭身上,然後接上箭羽,之後放進另一個桶子裡。在牆壁上可看出他們精心設計的造型出風口,有鐵槌或釘子等大小不一的出風口,讓工廠燠熱的空氣得以和冷空氣交換,達到降低溫度的效果,也避免工廠裡的空氣不足。

最後面是清洗的地方,巨大的盆子像游泳池一樣,人可以在裡面將桶子裡完成的武器洗乾淨,因為在武器工廠裡,多半都會沾到灰塵或油漬。洗完後到游泳池左方的空地上擺放並自然風乾,之後塗上油潤滑就裝箱送到武器室供人使用。

「看吧!」蘇珊笑著說,用毛巾擦拭自己額頭上的汗。「我就說你今天就會來了。」

「你什麼時候也會預言啦?」特洛伊開了一個玩笑。

「這就是武器工廠啦!很熱對吧!

麥克伸了伸懶腰,手腕上的繃帶有點焦黑的痕跡,雖然口口聲聲說很熱,但對於赫芬斯托斯的小孩來說,這種溫度不成問題,特洛伊則覺得至少是在自己可以忍受的範圍內。

「你們想要什麼武器,我可以幫你們特殊加工喔!」他豪不吝嗇的提出邀請,不過對他來說,這一點都不麻煩。「一般的武器都沒有自己的特色。」

「喔,謝謝。那我要一支弓和盾牌。」特洛伊提出自己的請求。

「那我也要兩支匕首和盾牌。」蘇珊也緊接著他說出想要的物品。

「可惡!被你們先搶走了,我要一支長劍,瑪瑞也要一支,我們兩個都要盾牌,對吧?」山姆轉頭看瑪瑞,確認她要的物品是否正確。

「也許再來支防身用的匕首。」顯然她為了出營隊做足了準備。

「嗯,你們先去別地方吧!我待會會加入你們的特殊課程。」麥克揮揮手並道別,然後走進工廠。

特洛伊得繼續他的特殊課程,只要有人接到神諭並接受要出營隊的指示,各個老師就會安排一連串的課程,讓他們學會精簡概要的求生方法,得以在營隊外求生,而他們就是第一批的特殊課程學生。他們走向競技場,經過幾片矮樹林,通過空地,就可以隱約看見被樹林擋住的競技場後方。

特洛伊第一次看見競技場的後方,後方的樹林較多,被樹蔭擋住的部份也較多,因此競技場後方的牆壁看起來比較暗沉。而後方的草地也比較潮濕,草上盡是未蒸散的露珠,還在草尖上頑強的抵抗。他們走進由石頭砌成的後門,瑪瑞低頭走過,這個門只為一般人建造,沒有想到人馬的不同,以致造成她的不便。走進後門就是通往觀眾席的樓梯口,另一條則直接通往競技場的場地,特洛伊選擇後者並走進場地。

「歡迎來到模擬對戰課。

奇戎從旁邊的門走出,腿上的肌肉隨著走路的步調股起,身上的盔甲互相撞擊發出鏘鏘的聲響。

「麥克怎麼沒有跟你們一起來?」奇戎發現人數異常,仔細一數才發現麥克沒有在隊伍裡。

「他在武器工廠幫我們的武器加工,待會會過來。」特洛伊替他解釋。

「好吧!」他將壯碩的手指向武器室。「先去拿武器吧!還有場硬仗要打呢!你們在這堂課要學習如何和怪物對打,他們通常巨大又邪惡,是你們的一大難題,尤其是成群結隊時更加引人注目。」

他們照做,走向武器室,特洛伊看見玲瑯滿目的武器,二話不說就直接選了自己最喜愛的弓箭,外加一把防身用的匕首。接著穿上自己的盔甲,特洛伊感到些許的沉重感,但它可以保護自己,特洛伊別無選擇。過了幾分鐘,其他人也已經選好自己的武器,穿上適合自己的盔甲,於是他們不約而同的在同一時間走出武器室。

他們走出房間並關上門,開始接受陽光的洗禮,競技場的空地沒有樹林的遮蔽,常常使競技場顯的特別燠熱。而他們也同時看見麥克走過來,他用毛巾擦拭自己滿是油漬的臉。奇戎走進另一間特洛伊沒見過的房間,用層層的木板裝飾,不過特洛伊看的出來,木板的功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絕對是用來隔離其他人的東西。他進去沒有多久,就發出了機器啟動的聲音,房間裡的光悄悄地從窗戶逃出。奇戎走出並示意他們走過去,瑪瑞率先引領。

特洛伊習焉不察地從沒發現這間房間,但裡面的擺設令人嘖嘖稱奇,就像是攀岩練習場,有許多海棉墊組成的地板和懸崖峭壁,還用漆上各種顏色模擬野外,諸多的選擇讓房間看起來更像野外且寬敞。整個房間大概有競技場的一半,比其他房間大很多,就像一個倉庫般的險境模擬地。

「我們從不知道有這個房間欸!」山姆好奇地環顧四周,半指責的諷刺奇戎,並用眼角窺看著他。

「基於危險的可能,我們天神被禁止告訴你們太多事物,這間房間看似只是單純的練習場地,其實如果儀器操控不當,就會有致命的危險。」奇戎反駁道,並啟動另一台機器。「所以你們不能在沒有希望之營導師的陪同下進入,這台機器比你們想像的要難操控多了,幾乎是我們天神費盡心思在希望之營裡最精密的儀器,盡管我們已經盡量簡化機器的操作方式,它的方法還是令人匪夷所思。

 

「那這個房間除了這個外,還有其他東西嗎?」特洛伊指向海棉墊。

「那只是模擬險惡環境的第一層要素,這台儀器負責讓他更趨於完美。」奇戎拍一拍他前面向印表機的物品,並拿出旁邊箱子裡的盒子。

「這是特殊處理的隱形眼鏡,可以搭配正常的眼鏡,就像一把鑰匙,進入這台機器打造的模擬空間。」奇戎解釋道,並發給每人一盒。特洛伊打開盒子,就像一般的隱形眼鏡一樣,兩片柔軟的眼鏡放在透明的液體裡,它小心翼翼地將它們放上自己的眼睛。他感到有點刺痛和不適,不過揸揸眼睛後,疼痛感便神奇的消失無蹤。接著他看見的是完全像野外的景色,各個門通往各種極端的地方,極地、沙漠、雨林……都跟真的毫無差別。

「我的天啊!」麥克環顧四周,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跟真的一模一樣對吧!」奇戎自豪地說,不自禁的地漾起微笑。

「你們可以選擇各種蠻荒地形,裡面會有很多搭配好的怪物,藉此練習你們的敏銳度和瞬間學習力。」他繼續說,並按下按鈕。「這就是必須有導師陪同的原因之一,導師從旁協助,在你與怪物打到虛脫時停止對戰,以免你疲累致死,就像一般的運動一樣,會讓你過勞致死。

 

「現在你們可以自由選擇地形了。」他說,並敞開雙臂指向每道門。

「我想沙漠是比較好的選擇。」特洛伊毫不考慮的指定沙漠地形,他率先做出決定,他走入那道門,他開始感到燥熱,口乾舌燥。腳上採的是真正的沙,柔軟且隨著風飄散,地形不斷改變,沒有可以辨認的目標。

「該死,早知道不選沙漠了。」特洛伊學乖了,他穿著厚重的盔甲,汗流不止會讓他迅速流失水分,但是沙漠又比極地好,在極地冷死絕對沒有在他「喜歡的死法」清單中名列前矛。

「會出現什麼怪物呢?」他試著伸展拳腳,活動筋骨。

「嘎!

一個黑色的身影掠過沙漠中被沙佔滿的天空,模糊至極,特洛伊根本看不清楚那到底是什麼,只知道一定有翅膀。直到牠在天空上盤旋,慢慢接近特洛伊,他才意識到牠有著獅子的身體配上老鷹的喙、頭和翅膀。牠用力揮動著翅膀,肌肉在棕色皮毛李起伏不斷,像是一隻迷你飛機在特洛伊頭上盤旋,並在沙漠掀起風暴。

「嘎!」牠開始示威表示地盤,尾巴像蛇一般扭動。

「怎麼偏偏就是天上飛的?」特洛伊感到無奈,射中地上跑的物體已經夠難的了,更別說在天上飛的。特洛伊開始搜尋腦裡的資料庫,搜尋這隻怪物的來歷和名稱。

「獅鷲!」他搜尋1到了結果,獅鷲完全符合眼前的怪物形象。

「嘎!」獅鷲開始了行動,俯衝並用巨大的腳爪攻擊特洛伊,他趕緊翻一個筋斗,躲到較為平坦的沙地。他迅速地提起弓,並拿出箭,將箭搭在弦上。

「咻!」特洛伊還沒瞄準,就深怕來不及的射出箭。

「嘎!」獅鷲用力的拍打翅膀,暴風從牠的翅膀下吹向箭,將箭打偏。

「該死!」特洛伊咒罵了一聲,他原本可以給予獅鷲一擊重擊的,現在連牠的一根寒毛都沒碰到。牠不斷向下攻擊,俯衝、上揚再俯衝,特洛伊被牠玩弄著,就像貓咪之於毛線球。牠居住的斯基泰平原原本就涵蓋著沙漠,原始的本能和後天的進化及適應,讓牠在沙漠中獵食或攻擊得心應手、易如反掌。特洛伊毫無反擊的機會,這場爭鬥從一開始就呈一面倒的狀態,特洛伊逐漸疲累,戰鬥愈久反而對他不利。獅鷲卻毫不費力的攻擊,特洛伊只能不斷的躲,力氣逐漸像汗水般流失,他開始覺得肌肉酸痛。

「咻!」特洛伊抓緊時間,乘獅鷲隨風上揚時,给牠一箭,他用力的拉開劍弦,奮力地射出這一箭。幸運之神顯然站在特洛伊這邊,獅鷲被重重一擊,箭刺重牠的腹部,穿過厚重的皮毛,射中肚子。牠墜落至兩三公尺外,特洛伊幾個箭步,衝上前去觀看牠的傷勢,牠痛苦地聲吟,用腳爪無力地撫摸腹部,但於事無補,深紅色的血不管獅鷲的痛楚,繼續自私的汩汩流出,而且出乎意料的濃稠。

「我很抱歉。」特洛伊愧疚地將箭拔出,結束獅鷲的性命,雖然這是虛擬世界,特洛伊在這時還是忘記了真假,並將沾滿血漬的件放回箭袋。

「感謝奈吉。」他還是不忘向勝利女神道謝,並收好自己的弓。

「砰!」一陣陣巨大的聲響傳出,地面開始大幅度地震動,特洛伊無法站穩自己的腳步,踉蹌地退了幾步。

黑暗的身影從山丘上升起,像陽光一般的球體露出三分之一的部份,擋住了豔陽,陰影往特洛伊蔓延。一張臉從山丘露出,相比之下,山丘像是臉上的臉頰,顯得渺小至極。儘管如此,那個物體顯然想讓山丘變得更微不足道,繼續升上山丘,且逐漸露出其他部分。他的臉上只有一個眼睛,彎月一般的牙齒像齧齒動物般露出,臉上有很多瘡口,坑坑疤疤的臉看似月球表面,嘴角還有些許血的痕跡。眼睛裡的血絲如地面空照圖的河流一樣散開,耳朵上沾滿污垢,手漸漸露出,許多年沒剪的指甲上留著淤泥,牠只穿著破爛、由棕梠樹葉串成的破爛褲子。巨大的體型讓他顯的遲鈍且行動緩慢,但只要他慢走幾步路,就能追到全力衝刺的人類。

特洛伊噤若寒蟬,聽說巨人視力不好,只靠耳朵和鼻子,特洛伊不希望惹怒牠。他小心翼翼地將弓從背上取出,慢慢的將箭搭在弦上。肌肉因緊張而緊繃,他試著調整自己的呼吸,讓肌肉充滿氧氣,至少留有一條後路,不至於毫無力氣反抗。

巨人搜索地盤,牠不想讓除了獵物以外的東西在地盤,但是牠似乎聞出獵物的味道。牠準備吃午餐,但在主菜以前想來點前菜,儘管只能用來塞牙縫,牠想聞出特洛伊,但風神似乎在冥冥之中幫助特洛伊,風向對巨人沒有益處。牠的呼吸聲像是引擎聲,轟隆隆的在空氣中傳遞,嘴巴呼出的氣體臭的讓特洛伊想吐。牠的大腿上長滿腫瘤,綠色而且附著在巨人粗操且黏答答的皮膚上,發出的體味令人做噁,像是廚餘加上乳酸菌,在鍋子裡發酵好幾天腐臭的味道。

特洛伊知道箭對牠來說只能算是一根比牙籤還小的針,像是拿雞蛋丟石頭,毫無攻擊能力。他想不出任何辦法抵禦巨人,牠巨大且孔武有力,在牠面前,幾乎任何武器都不能傷牠一根汗毛,他毫無勝算。巨人似乎嗅到了人類的氣味,鎖定特洛伊旁兩三公尺的地方並用力的捶打,特洛伊再次感覺到地震的威力,但至少牠判斷錯誤,沒有打到自己。獨眼巨人沒有感覺到存在,盛怒之下突然將手伸進山丘後,拿出碩大的狼牙棒,堅硬的鐵附上尖銳的刺,是巨人的最佳致命武器。特洛伊趕緊躲開,並盡量不製造出聲響,他逃向巨人的胯下,因為那似乎是巨人最不容易注意到的地方。

「砰!」狼牙棒重擊沙漠,被敲打之後的沙地溅起滾滾黃沙,原處則露出坑洞,特洛伊如果站在那,馬上就會變成一碗肉醬,被整年的乾旱吞噬,遲早會被蒸發成一縷輕煙。特洛伊發現巨人的腳趾上套著黃金指環,並看見指環內的粗繩,足以將巨人捆住,現在只要想辦法將繩子套上巨人的巨大身軀。他看見巨人背後的巨大仙人掌,大概是這裡的水源充足,針葉已逐漸退化,現在仙人掌的皮一片光滑。特洛伊抓緊時間,用弓將指環撬開,裡面包著的繩子滑出巨人的腳趾。巨人似乎毫無感覺,特洛伊抓緊時間,爬上仙人掌。

他迅速地爬上仙人掌,但樹皮太過光滑,特洛伊只好利用箭當握把,刺進樹皮爬上高處。他沒有時間考慮,直接將粗繩打的結用力擲出,套上巨人的頭,然後滑至小腿。特洛伊趕緊拉緊繩子,巨人的小腿被纏住,瞬間失去重心,應聲倒下,揚起一片黃沙,動彈不得。

「吼!」牠發出一聲長嘯,像是遭到休辱般的放聲大哭,眼睛流出黃褐色的液體。

「啊!」特洛伊感到無力並從樹上跌落,快要掉到地上時,奇戎及時按下了停止按鈕。

「嗶!」特洛伊瞬間到了奇戎身邊,發現其他人都在旁邊。

「你好厲害喔!撐那麼久!」麥克露出景仰的眼神。「我們都是一下就Game Over了。」

「做的好,特洛伊。趕緊休息吧。」奇戎拍拍他的肩膀。

「今天大家表現的很好,我們提早下課,到餐廳吃晚餐吧!」奇戎笑著說,顯然對每個人的表現都很滿意,尤其對特洛伊讚許有加。

「喔耶!」查理開心地說。

「那我們走吧!」特洛伊的信心增加了許多,他快樂的開懷大笑。

150 獅鷲(Griffin)傳說中的生物,它擁有獅子的身體及的頭、和翅膀。因為獅子和鷹分別稱雄於陸地和天空,獅鷲被認為是非常厲害的動物。據說獅鷲像老鷹一樣築巢,居住在從現代烏克蘭延伸至中亞斯基泰Scythians)草原中,在那裏金子和寶石的儲量非常豐富。它負責看管金礦和暗藏的珍寶。當陌生人靠近準備搜集寶石時,獅鷲會撲上前去把他們撕成碎片。

51 奈吉(Nike)勝利女神,泰坦神帕拉斯Pallas)和斯梯克斯Styx)的女兒,設計師傑夫·詹森(Jeff Johnson)在1971為新產品起名字的時候想到了這個代表勝利的女神,從此誕生了一個著名的體育品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特洛伊波頓 的頭像
特洛伊波頓

世界在無助下墮落 燃燒

特洛伊波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