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預言浮現

特洛伊徹夜難眠。

預言在他腦裡揮之不去,在這靜謐的小隔間內,單人床旁邊除了一般的物品之外,沒有其他東西。窗外的微風吹拂而過,特洛伊可以輕易想像艾歐勒斯在自己的房間打呼。

他無法解出預言的全部,只大約知道,馬人就是半人馬、月桂之子是阿波羅之子、水與火就是波塞頓和赫芬斯托斯、智慧是雅典娜,剩下的一概不知。

他看得出其它人也不知道,唯一知道的只有皮提亞,但她不可洩漏天機。

到底該如何解開預言,他毫無頭緒,在床上翻來覆去。

不知不覺已經早晨,晨曦隨著太陽,在山丘上升起,陽光蔓延在綠色的草地,為大地披上金黃色的披肩。阿波羅儼然已經開始工作了,也許他也知道預言的內容,他可是預言之神,皮提亞也算是他的部屬。

[1]「請大家起來吃早餐,準備到希望之營受訓了。」阿瑞斯熟悉的低沉嗓音再次從鬧鐘響起,特洛伊恨不得用箭射破它,他關掉鬧鐘並從床上起來。

他按下床邊的黃色按鈕,床開始移動,木頭分裂成一塊塊的,開始像拼圖一樣的移動。最後讓出一道門,讓特洛伊可以到他跟室友們的公共空間。他戴上眼鏡,身邊的事物由模糊變的清晰,他穿上馬靴然後走到樓下吃早餐。

雖然特洛伊已經起的非常早,但餐廳已經有很多人用餐。他選擇一塊土司,並將塗上花生醬,到烤箱裡烤之後,等待時間則利用在倒果汁身上。做到餐桌後,不一會兒就有幾個朋友來跟他一起坐,談論的話題大部分都跟預言有關。

「特洛伊,你知道嗎?昨天晚上的事已經鬧得沸沸揚揚,你和預言的消息不脛而走,還有很多人在說你是什麼『被火包住的人』,一些沒有根據的傳言開始傳開,總之,你現在是大名人了。」蘇珊說完後,咬了一口塗滿草莓醬的吐司。

「我到現在還解不出預言到底在說什麼。」特洛伊鬱悶的說。

「情況會好轉的。」蘇珊有自信的說,甩了一下自己的棕色頭髮。

「應該吧!」查理天外飛來的一句話,打破了現在的僵局。

「你一定得那麼掃興嗎?」

「我只是說實話嘛!」

「等下上戰術訓練課你就死定了。」

「啥?有必要嗎?」

蘇珊回頭不語,但特洛伊看的出來她是轉過頭去偷笑。

★★★

「咻!」

正中紅心。

「Bravo!」

特洛伊轉過頭來。看見奇戎在拍手。

「你的箭術愈來愈精進了。」他拍拍特洛伊的肩膀,強而有力的手上凸起幾塊肌肉。

「我只是希望能更好而已。」特洛伊低頭看著射箭場的地板。「預言中提到的月桂之子,如果是我的話……」

奇戎靜待著他繼續說下去。

「必定背負著極龐大的負擔。」他還是低著頭。

「很多人都背負著負擔,不管他是誰。就算是平凡人也一樣,神尤其是。神甚至不會死,他們依靠人類的信仰存活,也背負著要回饋人類的壓力。而英雄更是如此,他們扛著的更是拯救人命的重擔。海克力斯曾經被希拉弄瘋過,但你真以為只有希拉?將它弄瘋的另一個殺手即是壓力。特洛伊,我希望你不管會不會成為英雄,或是當一位平凡的半人神,只要你快樂就好。這一向是我教導學生的原則,因為他們都是半人神,背負的壓力和負擔比任何人都大。」奇戎用他粗操、充滿皺紋的手撫摸特洛伊金黃色的頭髮。

「你的金色眼睛和你爸爸一樣耀眼,我會期許你這個小英雄在這世界裡綻放光芒。」

「謝謝你。」特洛伊看起來好多了,他推了一下自己的眼鏡。

射箭場的箭靶已經被特洛伊射完,他走到每個箭靶前面並一一將箭拔下來。箭靶的外圍是白色,注意看的話會有一行小字:「射都射不到,你這個大笨蛋。」;在向內一圈是橘色,上面寫著:「嗯,有進步。」;再向內一圈是黃色,寫著:「不錯喔!」;倒數第二圈寫著:「你好強喔!」;最後一圈寫著:「狠腳色。」不知道是惡作劇還是天神很無聊,反正他成功逗特洛伊笑了。

「連你都這樣激勵我,看來我得加把勁了。」

靶場外。

蘇珊、查理和山姆在小丘後面漾起一抹笑容。

★★★

天神大會。

眾神中有些在自己的椅子上,有些在奧林帕斯會議餐廳裡走來走去,享受屬於天神的晚餐。原本看似溫馨的天神晚餐,卻充滿著劍拔弩張的氣氛,雖然天神們享用著自己的瓊漿玉露,也只敢竊竊私語,不敢聲張。因為之前的夜襲,各神分別擁有自己的主張,一時之間連宙斯也無法做出裁決,再加上特洛伊的預言,又使天神陷入天人交戰。

「請大家在自己的座位坐下。」宙斯做在自己的大張椅子上,用自己的閃電武器敲打最大張的木製桌子,激起一絲絲的火花。他的第一句話打破原本的靜謐,眾神回到自己的專屬座位上。每張椅子只屬於一位天神,上面都有天神的象徵。

「關於上次的突發事件,以及關於神秘女通過安檢,我希望有人可以對我做更詳細的報告。」他的眼睛瀏覽所有天神,直到阿瑞斯拿出自己的電腦,放到大桌上,接上投影機,投射出的光線不偏不倚的投射在螢幕上。

阿瑞斯打開簡報軟體,詳細地解說每張簡報。

「上次的夜襲事件,現在還不知道他們從哪裡通過希望之營的大門到裡面,可以確定的是他們是泰坦派來的,帶頭的是米諾陶,兩隻人面蠍尾獅陣後,已被全數殲滅。」接著他點選下一張簡報。

「至於神秘女如何通過安檢,我們無從得知,安檢也被赫芬斯托斯徹底檢查過,沒有任何問題。而阿波羅之子特洛伊‧波頓也經過半人神試煉,到皮提亞哪邊請示神諭後,現在還不清楚神諭到底在說什麼。」阿瑞斯將事情經過全盤推出,然後關掉電腦。

「我們應該幫助他解開神諭嗎?」雅典娜提出簡單扼要的問題,灰色的深遂眼睛炯炯有神的看著他的父親宙斯,其他神則專心的看著他們。

「嗯……我想……稍微給點提示是可以被允許的,儘管如此,大家還是不要插手比較好。半人神的實力不可小歔,我相信他們可以找出答案,也可以通過難關。所以,只允許提示,不可以給予真正的答案。」

「謹遵吾王之命令!」眾神拱手表示尊重。

「至於安檢的疏失,雖然已經確認不是我們的錯,但我還是希望我們的安檢系統能在可執行的情況下達到一絲不漏的狀態,而其他神也盡自己所力幫助協調各種設施,達到天衣無縫的地步。泰坦已經開始行動,只靠半人神是不能成功的,我們盡全力提供半人神最好的,也提供自己最好的。唯有同心協力,才能一舉成功,勢如破竹的打敗泰坦。這次的突襲只是前菜,我知道泰坦有更多資源,如果大戰真的開始,他們祭出的是更大的殺手鐧,這次的突襲會顯的像宇宙裡的一粒沙。」宙斯憤慨的說,鬍子觸電般的抖動,用力的拍自己的椅子,激動的站起來,椅子的握把露出一絲絲的龜裂痕跡。

眾神蹙著眉,開始討論,不過至少在宙斯的精神喊話之後,眾神看似增加了信心。而眾神也開始離開座位,裝自己的晚餐。不管如何,會議餐廳多了些溫馨的氣氛,天神家族開心的吃晚餐。

然而他們不知道自己還能安逸多久。

★★★

特洛伊在午睡時間驚醒,應該說他沒有睡著,只是從思考中甦醒,他戴上眼鏡,準備實現自己的諾言–知道預言內容時,第一個讓她知道。他按下黃色按鈕,牆壁開始不規則的移動,他衝出房間,心想這時蘇珊八成會在練習場練習使用匕首。於是他衝向練習場,準備告訴她預言的事。

「蘇珊!」他叫道,在練習場的蘇珊看見特洛伊,她將匕首收進掛在腰上的黑色皮製劍袋。

「什麼事?」她撥了撥自己的頭髮,將頭盔摘下。

「我必須告訴你關於預言的事,我想通了。」特洛伊緊抓她的手,興奮的說。

「我們去餐廳說。」他抓著她的手相外跑,蘇珊感到莫名奇妙的在後面跟著。

他們衝進餐廳,找到座位坐下。

「聽著,現在我們必須組一個團隊。成員要有半人馬、阿波羅之子、雅典娜之子、海神之子和火神之子,尋找潘朵拉的盒子和古老之神。」特洛伊啜飲自己的可樂,蘇珊專心的聽著他說話。

「較理想的成員是:我、瑪瑞、你、山姆和麥克,我不知道,只少這是我們認識的,也許在默契方面會比較好。」他說完,鬆了一口氣。

「好吧!但我們首先得得到奇戎的允許,再來是阿瑞斯。」蘇珊選擇較理性的方法面對,至少不會有較多風險。

「嗯,就今晚吧!晚會見。」特洛伊決定好對策,他的決心已經萌芽,無法抵擋。

「今晚。」蘇珊回應,給了特洛伊一個特殊的眼神。

★★★

「晚會已經開始,請各位到晚會會場集合。」廣播器傳出阿瑞斯的聲音,聽到的人都前往會場。特洛伊也從宿舍起身準備和蘇珊會合,也準備告訴其他人。

如果奇戎答應,特洛伊至少在今晚就得準備行李,出營隊可不是好玩的,在希望之營都已經不安全,他無法想像外面的事件已經變成什麼樣子。如果怪獸傾巢而出,任何人也無法抵擋,加上泰坦那邊將怪獸部署化,有計畫的進攻,使戰爭變的更加危險。他帶上弓箭以防萬一,要是那位神秘女再次入侵,搞不好連怪獸都跟在後面,更糟的情況是還有泰坦神,這時半人神會毫無抵抗力。

他走下樓梯,旁邊是一大堆人要去晚會,他看見山姆走過來。

「一起走吧!」他提議。

「我正要去呢!」特洛伊報以微笑。

晚會跟往常一樣,在夜晚裡透出火光,滿桌的自助晚餐是荷斯提亞的傑作,特別的是在發言台上,奇戎今天準備第一次發言。眼見人潮往會場聚集,也使會場顯的擁擠,儘管如此,大家還是非常開心。

「大家好,今天我要宣佈一些事情,大家可以繼續吃晚餐,但請輕聲細語,因為我要宣佈的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奇戎說,接著麥克風發出刺耳的聲音。

「關於上次的突襲事件,我們一直沒有給各位交代,眾神已經將安檢系統升級,我們相信神秘女和怪物不會再次突破我們嚴密部署的封鎖線。但是大家還是必須注意,盡量不要在沒有人陪同的情況下到達希望之營的邊界地帶,因為那裡的安檢措施最不完善,對於外來物的抵抗較少,所以被列為禁區。請各位不要明知故犯,會有嚴重的處罰。」奇戎說完走下發言台,步履蹣跚的走到餐桌前。

特洛伊喝下一口可樂,準備和蘇珊會合。他瀏覽身邊的人群,希望可以找到蘇珊,但人實在太多,一時之間也找不到。

「在找我嗎?」有一位女生點了點特洛伊的背,他轉身,是蘇珊。

「那可真抱歉。」蘇珊撥了一下頭髮,笑著說。「我拿了這個,所以慢了一些。對不起。」她拿出兩把匕首,分別放在腰間的兩側劍帶裡。

「沒關係,你不是只有一把匕首嗎?」特洛伊注意到了另一把匕首,是蘇珊以前沒用過的。

「我去武器工廠跟麥克拿的,赫芬斯托斯的小孩在那裡有專屬的冶煉課程,麥克愛死了。」

「我想也是。」

「下次帶你去參觀,也許明天就會去了。」蘇珊給了暗號,提示特洛伊。

「就看奇戎囉。」

他們一起走到餐桌前,然後找到奇戎。

「有事嗎?兩位?」奇戎發問。

他們互看了對方,然後由特洛伊發言。

「我想我們解出預言了。」

「解出了?」奇戎將含在嘴裡的紅酒吞下,揚起眉毛,顯然特洛伊的話引起了他的注意。

「我們必須去尋找古老之神和潘朵拉的盒子。」他堅定的說。

「喔?」奇戎用絲巾擦乾淨自己的嘴巴,也對特洛伊的能力感到佩服,不愧是阿波羅之子,預言的內容一下就完全摸透了。

「那……成員是誰?」他提出首要的問題。

「目前為止,我們按照預言的內容知道需要哪種人,而我們想到的成員是我、瑪瑞、蘇珊、山姆和麥克,完全符合預言內容。」特洛伊從口袋拿出事先寫好的紙條,放在餐桌上並打開,裡面寫的是成員名單。

「嗯……出任務可是非常非常危險的,你確定這是預言所指示的嗎?」奇戎啜飲了一口紅酒。

「皮提亞不會直接給予解答,通常都拐彎抹角,非常耐人尋味,預言如雞肋般–食之無味、棄之可惜,但一發現其中道理,會發現那是最精華的部份。所以你必須再三確認你解釋的是對的,有時天堂和地獄只差一個字,而那一個字就是關鍵。」他提醒特洛伊,儘管他的解釋已近乎完美。

「我知道那是對的,我相信我的直覺。」他言語堅定,果斷的說。蘇珊看呆了,她沒看過他那麼認真過,特洛伊一直扮演著除了查理以外的搞笑演員,他的眼神堅定無比,這倒是頭一次。

「那我只好選擇相信你的直覺囉!」奇戎點點頭,顯然答應了出任務的請求,不過眼神卻透露著滄桑,他很擔心特洛伊。

「今天晚上好好睡一覺,將消息告訴要出任務的人,別走漏風聲,我不希望明天聽到有人在亂傳謠言。」奇戎拉住特洛伊的衣領,靠到他的耳朵旁輕聲的交代,接著假裝沒事的啜飲一口紅酒。奇戎示意特洛伊趕緊離開,以免引起他人注意,不可以在第一個晚上就破了戒。

「天神那邊我會說的,其餘不必擔心。」

「是的。」特洛伊轉身離開,用氣音說,並推著蘇珊走。「解決,下一步。」

他們找到山姆,接著找到其他人,將他們帶出棚子搭出的會場。外面昏暗且寒冷,他們踩著柔軟的草地往宿舍前進,一直到特洛伊覺得其他人不會聽到他們的談話為止。

「聽著,下面這件事關於我們的安全,務必聽清楚。」特洛伊先發制人的將醜化說在前面。

「什麼事?」瑪瑞問,聽起來她非常想搞清楚狀況。

「我解開預言了,而且預言顯示我們幾個人必須出營隊。」他說,其他人都驚訝的倒抽一口氣。

「什麼?」山姆的藍色瞳孔放大,草地上的露水因他的情緒緩緩流動。

「我們必須尋找古老之神和潘朵拉的盒子,而且過程非常危險,我只想知道你們的意願。因為我解出得預言就是得要符合資格的人,而你們都認識我,也符合資格,是最佳人選。」特洛伊半請求的說,眼睛流露出疲累的眼神,他已經厭倦說服別人了。

「所以……我們要跟你一起出希望之營,然後尋找潘朵拉之盒?」麥克不確定的問,心裡還是沒有完全相信。

「還有古老之神,儘管我們不知道是誰。」瑪瑞補充,顯然她很快地就進入狀況。

「古老之神,謝謝你的補充。」特洛伊向瑪瑞說,表達他的感激。

「嗯……既然我們已經了解狀況,是不是應該開始準備行李?」蘇珊語帶提示的假裝問道。

「那我們最好現在就開始收拾行李了。」特洛伊朝著宿舍說。



48 潘朵拉(Pandora)希臘神話中赫芬斯托斯用黏土做出的第一個女人,神送給她許多東西,包括美麗、言語等,但同時也贈予她一個盒子,並告誡她不能打開。但他禁不起好奇心,打開盒子,貪婪、虛無、誹謗、嫉妒、痛苦等精靈跑出,等她蓋上盒子時,裡面只剩下「希望」。

49 Bravo 通常是用來稱讚別人好極了、棒透了的意思,它是「讚揚」、「喝采」的歡呼語,也是感嘆詞。「bravo」這個字是源自於義大利文,後來沿用至法文、英文及全世界各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特洛伊波頓 的頭像
特洛伊波頓

世界在無助下墮落 燃燒

特洛伊波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