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預兆

特洛伊‧波頓在飛馬訓練場上練習,他從不知道希望隻營有飛馬訓練場,直到在課表上看見,才發現了動物園旁邊有飛馬廄,裡面還有馬。

飛馬的樣子和馬差不多,但從背部中間開始就長了一對翅膀,外形各異,顏色也不一樣。特洛伊試著了解飛馬在想什麼,但那太難了,他總是分不清楚他們的嘶聲代表什麼意思。他騎的是一隻黃白色相間毛髮的馬,他跳上馬鞍,試著依照老師–奇戎的指示,(他應該比較了解馬的想法)開始輕輕用腳踢飛馬的腰部。飛馬開始往前,踐踏前面的草地。

「非常好。需要練習一下才可以飛行。」奇戎稱讚道。

特洛伊點點頭,繼續練習,然後他開始加重力道,飛馬逐漸由走轉為跑。跑步的力量震的他的屁股很痛,不過讓微風吹拂自己的臉實在很舒服,他不想停下來。

他騎著飛馬環繞練習場,飛馬顯然也興致勃勃,毫無減速之意,反而加快速度。

啊!不要太快啊!」特洛伊開始緊張了,他從沒騎過馬,更不用說是飛馬!

「特洛伊!拍拍牠的背!」奇戎叫著。他試了,但沒用,飛馬還是越跑越快。

「嘶!」飛馬發出興奮的聲音。「嘶!」

「啊!」飛馬飛起來了!特洛伊抓緊馬肩,盡量讓自己保持平衡。

「奇戎!」特洛伊往回看,奇戎和其他人從原本的大小逐漸成為小黑點,最後消失在他眼中。

飛馬不停的拍動翅膀,用很快的速度往上升,高度是空氣更加寒冷。

「停下來!」特洛伊吼道,刺骨的寒風不斷的襲擊他,甚至讓他張不開眼睛。

飛馬似乎被熱情所矇蔽,他聽不見特洛伊的喊叫,也將天空的高度忽略。

接著開始進入雲層了。

特洛伊感覺自己的眼睛回到沒戴眼鏡時的模糊,他的眼鏡已經變成無用的工具,厚厚的雲層使他無法看清前面,眼前的景象一片矇矓。

「呼!」飛馬將特洛伊載離雲層,他終於看的清楚,刺眼的陽光照到他的身上,但寒風還沒打算就此罷休,他還是一樣的冷。

「嘶!」飛馬喊叫了一聲,迅速衝下雲層。

「啊!」特洛伊叫著,他感覺他的心臟快要掉出來了,他的腎上腺素在激增,這比雲霄飛車還要恐怖百倍。他甚至已經抓著馬肩,身體呈七十度往下墜了。

再度離開雲層後特洛伊看到了海。

「好美!」特洛伊想,身體終於回到騎馬的姿勢,眺望著蔚藍的大海,這種美景讓他的心回歸平靜。

大海中有許多高聳的巨石,矗立在海中並均勻的分布,在海上瀰漫的霧使人產生巨石漂浮在那的錯覺。其中有十二顆較為巨大的石頭,看起來簡直就像澳洲的十二門徒石。

飛馬在天空翱翔,美麗的景色使特洛伊遺忘時間、流連忘返。但大海讓他想起希望之營的大湖,於是踢了飛馬的右腹,飛馬終於肯聽他的話了,便往右邊飛。牠知道路,也善於躲避,一路上安全的飛向希望之營的上方。

特洛伊看到[1]了小黑點,並逐漸變大,直到看到奇戎的臉為止。

「特洛伊!」奇戎一臉驚恐,但看到特洛伊學會如何騎飛馬,就笑了。

「碰!」飛馬的蹄碰到草地而發出聲響,特洛伊安全的下馬。其他人看到後紛紛聚集到他身邊。

「哇!你飛到哪?」一位戴歐尼修斯的兒子興奮的問道。

「飛馬失控了嗎?」好幾人一同問。

他們的問題使特洛伊無法招架,他終於可以體會明星的生活了,根本就活在一堆記者的爛問題之中。

「別急……一個一個來。」特洛伊不好意思的說,並耐心的回答每一個問題。

「特洛伊!」奇戎的馬鬃甩動著,鬍子被風吹襲的雜亂不堪。「你沒事吧?」

「我沒事。」特洛伊回答,他指著那匹調皮的馬兒。「他太興奮了。」

「沒事就好。」奇戎放心的鬆了一口氣,拍拍他的肩。「你也學回騎飛馬了,不經一事,不長一智啊!」

「孩子們!」奇戎喊著,在飛馬練習場的混血人紛紛圍在旁邊。「可以休息了,大家的表現都很好。」

其他人一哄而散,只剩特洛伊一人。

「你這頑皮的傢伙。」特洛伊想著,他在飛馬旁撫摸牠柔軟的毛。

「他的名字叫菲利浦,好動的孩子。」奇戎說。

「是啊!」特洛伊說,顯然他「非常」的贊成,牠才剛帶他去一趟探索之旅,尤其是在沒有經過允許之下。

「我覺得牠很喜歡你,以後他就是你的坐騎了。」奇戎說,他拍了拍特洛伊的肩膀。

「啊!真的嗎?」特洛伊雖然被馬的頑皮所嚇,但卻印像深刻,當成坐騎一定非常好玩。「謝謝!」

「我去休息囉!」特洛伊將馬牽回馬廄,菲利浦似乎很不喜歡這,但還是乖乖的順著他的意,回到馬廄。

★★★

查理運用他俐落的身手用刀將人面蠍尾獅的肉分割,大部分都因特洛伊的火箭而被射穿及燒得烏黑,盡是一些爛肉。在旁邊的是阿斯克勒比奧斯的四個小孩–班、大衛、馬克和溫蒂,他們各有所長,醫術精湛,被視為醫術神童。

麥克正在升火,他迅速且熟練的將草堆在一起,然後用手包住,火就在一堆草里迅速蔓延。接著再放一個大鍋子,鍋子下特殊的鋼腳設計架在地上,使鍋子能均勻授熱。

山姆用手托著一「手」的水,走到鍋子旁,水井然有序落入鍋中,一滴水也沒濺出來。

「查理,這樣就夠了,拿過來吧!」班說,並用手接住查理分割好的肉然後丟進鍋中。麥克用手圍在旁邊,使火燒得更旺。不一會而兒,水就煮開了,泡泡在沸騰的水中翻攪,水蒸氣裊裊升起。鍋中的肉開始流出紫色的液體,如霧般在水中散開,直到鍋中的水全部變成紫色為止。

「這樣就可以了。」大衛拿出事先預備好的藥罐,將紫色的液體撈出,並用漏斗加進藥罐裡。「人面蠍尾獅的各部位所提煉的液體各有用處,有些可當藥吃,但提煉的部位稍有差池,就會變成可至人於死地的毒藥。」

「沒錯,這種藥可以塗抹在箭頭上,只要當場被射到,必死無疑。」馬克拿出另外一個罐子,將鍋子底部較濃稠的液體撈出,並用相同方法裝進罐子。最後溫蒂用夾子將腐肉夾起,放到夾鏈袋裡。

「這可以埋進土裡,滋養土地,使土地肥沃。」她說,接著將夾鏈袋交給一位迪密特的小孩,這是他負責的工作。

「嘿!」特洛伊從競技場的方向走來,臉上堆滿笑意。

「一起去餐廳吧!」他說,「我肚子餓了。」

「你來的真是時候,」查理對他說,接著他轉過頭。「你們也來吧!」

「喔!太棒了!」班笑著,並脫下自己的手套。

「希望不會再有那麼刺激的事了。」特洛伊自言自語。

「什麼?」查理問。

「沒事。」特洛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

中午十二點。

希望之營被濃霧籠罩,連月亮都被遮住,一片靜謐。

草地上還留著斑駁的血跡,以及少許的皮毛,寂靜的夜裡似乎只有風神還在工作,吹拂著草叢並使它沙沙作響。

一隻巨大的烏鴉扭著頭,看著奧林帕斯山上阿波羅房子旁的雕像,他的眼睛充滿仇恨,佈滿了血絲,他恨不的用他的巨喙一嘴咬死牠最恨的人。他讓牠變的醜陋,使人厭惡,跟泰坦合作實在很棒,他有了極龐大的怪物集團作後盾,忍耐總算有代價。

「啊!」他叫了一聲後飛走了。

「再忍耐一下,再一下。」他告訴自己。

★★★

牠在一個小房間中,只有幾個穿著盔甲並手拿巨鎚的獨眼巨人和一位女子,她穿著深紅色的羊毛外套,外面套著淺紅色披肩,戴著皇冠躺在柔軟的紅色毯子中吃著用銅盤裝著的麵包。

「全數殲滅。」烏鴉平靜的說,並用喙整理自己的翅膀。

「什麼?」那位女子憤怒的說,將手上的麵包和銅盤打翻,銅盤剛好掉到了烏鴉的腳底,造成的反光使烏鴉的臉白了一些。

「全數殲滅。」烏鴉平靜的重複,一付不以為然的樣子。「沒有一個人回來,米諾陶將軍戰死沙場,草地上全都是血跡,還有被燒過的痕跡……」

「夠了!」女王說,她站起來。「馬上召集所有上級總司令。」

一位獨眼巨人跑出房間。

★★★

泰坦大軍總司令會議室。

「總司令們,米諾陶與他的兒子們率領兩隻人面蠍尾獅攻打希望之營,被全數殲滅。」女王說,盡量讓自己不展現憤怒。

「什麼?」一位總司令生氣的拍桌,鋼製的桌子被他的手打成碎片,其他的總司令開始竊竊私語。

「安靜!」女王吼著,控制著會議室的秩序。

「我知道他們那些才受過幾天訓練的半人半神很厲害,居然可以消滅整批怪物,他們的確有優勢。神和人,可怕的結合,不過別忘了,我們這裡還有訓練更久的半人神!各位總司令,你們生下的半人神也實力堅強,我們不必為一場小小的失敗戰爭氣餒。」她鼓舞著總司令,身為女王,擁有一朵三寸不爛之舌非常重要,當初她便是這樣當上女王的。

「現在我們重整旗鼓,一個月後,攻打希望之營。」

總司令一個個走出會議室。

「女王萬歲!」



42 飛馬 希臘傳說中有著雙翼的馬,最有名者為沛加索斯(Pegasus),是一匹白馬,傳說中大部分指出是因柏修斯砍了梅杜莎的頭後,血滴到海裡所生。所以被認為是梅杜莎與海神波塞頓之子。

43 十二門徒岩(Twelve Apostles)位於澳洲維多利亞州的南部海岸,距今有數千年歷史,由十二塊各自獨立之岩石組成,貌似耶穌(Jesus)的十二門徒,近年來十二門徒岩崩塌到只剩下八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特洛伊波頓 的頭像
特洛伊波頓

世界在無助下墮落 燃燒

特洛伊波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