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請大家幫忙連署我ㄉ小圈圈

特洛伊.波頓和好友們在訓練場練習,這是戰術訓練課,也是少數可和好友們聚集在一起的課程。他正在打木樁,木樁是一種很奇特的訓練器材,可以轉動,像一個衣架,經由自己打擊出去的力量反射回來,可以和自己對戰。他穿著盔甲,拿著一把練習用的木劍,答答的打擊木樁,而速度必須愈來愈快才能抵禦木樁。

他練習了二十分鐘之後,已經大汗涔涔,沉重的盔甲壓的他喘不過氣,裡面穿的T恤溼透,汗不斷從頭皮流至臉上,連黑框眼鏡的鏡片上都已沾滿汗水。他將劍抵住木樁,蹙著眉走到旁邊的木椅上。他吞了一口口水,拿出背包中的可樂,啜飲冰涼的飲料並濕潤他那乾涸的舌床。接著拿出毛巾擦拭自己紅通通的臉,這讓他回想到以前在體育課,那種汗如雨下的感覺。

「你坐在這裡,我要殺你易如反掌。」一位女孩脫下自己的頭盔,露出了迷人的棕色頭髮,墨綠色的眼睛在陽光的照射下險的更炯炯有神。

「那我得慶幸你不是敵人了。」特洛伊漾起一抹微笑,啜飲了一口可樂。「接著!蘇珊。」他拿出另外一瓶可樂,向蘇珊丟去。

「謝了。」蘇珊笑著,並將頭髮撥到後面。他打開鋁罐並發出「波」的聲音,喝了幾口飲料。他的銅製盔甲因摩擦而由原本的淡金色轉為白色,在太陽光下閃閃發光,也因摩擦程度不同而產生漸層。

「你們兩個過的很輕鬆嘛!」一陣馬蹄聲傳來,類似馬的身影遮住些許的陽光,一位人馬正走過來。

一位女人馬。

他穿著半身的黑色盔甲,腰部部份掛著一個箭袋和裝匕首的皮製咖啡色袋子,頭盔拿下之後,露出了黑白相間的圓點頭巾。

「奇戎之女,瑪瑞,道格拉斯是我的大哥,你是特洛伊吧!聽他提起過。」他伸出手向特洛伊握手,也向蘇珊微笑。

「你們兩個都是上次攻擊的大功臣喔!我那時也在龜甲陣中,你具有令人驚訝的領導能力,連不熟的人都聽從你的領導。」他佩服的說道,黑色的眼中露出羨慕的眼神。

「啊?沒有啦!就是覺得應該保護大家啊!就把它當作團體戰鬥課那樣,專心迎敵就好啦!」特洛伊不好意思的說道,能領導戰爭不是一個小孩能做的,也許他真的像瑪瑞所說的,擁有驚人的天份。

「那可不簡單,現在已經下課了,為了感謝你們拯救希望之營,我們去吃一頓好的吧!」她的蹄不斷的踏著,瞪大著眼睛且興奮的等著特洛伊和蘇珊同意。「如何?」

特洛伊想了一下,看了蘇珊一眼。

「好吧!」他一口將剩下的可樂喝完,拿起背包和兩人一起去餐廳享受大餐。

★★★

晚會開始了。

草地上還有著燒焦的痕跡,旁邊搭建的塑膠布上掛著幾個火把,火光照著大地,希望之營的所有人都在這參加晚會,會場顯得吵雜且擁擠。

阿瑞斯穿著跟以往相同的服裝–迷彩服和黑色軍靴,不疾不徐的走上臨時搭建的講台。

「各位半人神,又到了我們的晚會時間,旁邊有荷斯提亞準備的拷豬肉和各種菜,可以……」

「轟!」中央火爐裡著急的夥還沒等阿瑞斯說完,就無禮的探出頭來,熊熊的大火將阿瑞斯和半人半神隔開。

阿瑞斯露出驚恐的眼神,眼睛的血絲如空照圖上細小的河般,在這位戰神的眼裡擴散。

「快點散開!退出會場!」阿瑞斯吼叫著,聲音傳遍整個會場,聽到的半人神倉皇的散開。

阿瑞斯將手一招,一陣風吹起,他的服裝由迷彩服轉為羅馬式盔甲,拿起旁邊箱子裡被用的M–16步槍,用力一握,步槍瞬間變為一把長槍。

「快出去!」特洛伊的本能讓他將箭搭上箭弦,邊瞄準火苗邊慢慢的後退。

蘇珊抽出匕首快速的向後移動,其他人則將盾牌嵌入土中,然後層層堆疊形成盾牆,並在縫隙中窺看。

「特洛伊‧波頓!快出來!」烈火逐漸合成一張人臉,一張女人的臉,唇上塗著厚厚的口紅,穿著暗紅色羊皮披肩,顏色不是很清楚,大部分都由火組成,所以都是黃色與紅色。

特洛伊開始緊張了,他從沒過這種經驗,一位由火組成的女人–就向遠端通話一樣和他說話,他甚至不認識她。

「難道你沒有膽子嗎?」女人開始不耐煩了,由火組成的人臉蹙著眉並發出刺耳個高分貝聲音。

「特洛伊!我來就好!」阿瑞斯決定介入,身為希望之營的營長,他不能忽視這混亂的場面,他拿著長槍衝下講台,逼近大火。

特洛伊聽到了,他決定不出來,有時候事情由大人處理比較好,更別說是活了幾千年的神。

「喔?戰神也在這啊!」女人將指尖放在唇上,滿臉疑惑的說道,眼裡卻透露了狡詐的眼神,像是已經想好了抓老鼠的機關,而老鼠也愚笨的走進由起司和鐵籠組成的陷阱裡。

「你是誰?」阿瑞斯用長槍指著火女。「為什麼能通過希望之營的安檢?」

「你不需要知道我為什麼能進來,你只需要知道一件事。」女人平靜的說。

「什麼事?快說,我不想聽廢話。」阿瑞斯的語氣絲毫沒變,只是懷疑女人為什麼能通過希望之營的安全檢查,由工藝之神賀芬斯托斯和智慧之神雅典娜做出的傑作,不管是直接通過或影像語音都不可能失效,這位經由火影像通話的女人,一定有令人感到恐懼的後台。

「不必做無謂的抵抗,冥冥之中儼然已經註定我們會勝利,快點棄械投降吧!我們會準備最豐盛的筵席,最貴重的金銀珠寶,打造一個真正的天堂!」女人激動的說,手甚至舉起來,散出稀疏的火花。

「你不用誘惑我!我是神!我做的到任何事!」阿瑞斯反駁,左手一招,滿滿的金銀珠寶掉落遍地。

「那他們呢?」女人說,他指著半人半神,擁有人的血統的人,留著人類和神的血,同時也遺傳了人利慾薰心的基因。

戰神顫抖了一下,一滴汗從眉尖流下,這位女士的確擁有說服人的基因,她的話語充滿說服力。

「才不呢!誰說我們會接受誘惑的!」特洛伊身先士卒的衝上前去,還是不忘將箭瞄準火。

「哦?主角出現啦!特洛伊‧波頓。」女人笑著,將自己的羊毛披肩脫下,露出裡面的小禮服。「小英雄,怎麼啦?」

「砰!」火突然燃燒的更旺,在剎那間包覆特洛伊,女人的臉也應聲消失無蹤。

「啊!」特洛伊發現自己在火裡,皮膚被火燒的紅腫,眼睛被黑煙燒的不得不閉上,嘴巴也不斷咳嗽,他感受的到煙將他的舌床燻成乾涸。

「哈!哈!哈!」那位女人的笑聲響起,慢慢消失在空氣中。

「啊!」特洛伊雖然擁有比較不會被燙到的能力,但他不是麥克,沒有完全不怕火的基因,他感覺到自己處在危險中,開始感覺到疼痛,一次又一次的陣痛又比之前還要更痛。他不斷用手拍打自己的頭髮,然後滾到地上–就像守則說的一樣–他曾經學過國小的防火課程。

蘇珊看到特洛伊被埋進火裡,一團著火的身軀在自己的眼裡掙扎。

「山姆!」她轉頭看著惶恐的人群,但沒看到山姆的身影。

「我來了!」山姆從人群中衝出,迅速將手擺成捕手的樣子,一用力,好幾公升的水便從希望之營周圍的淺灘撲來。

「特洛伊!」他控制水向特洛伊撲去,現在只能祈禱她不會被火燒死,也不會被水弄傷。

「砰!」水一撲上特洛伊的身軀,巨大的火團便被澆熄,發出滋滋的聲音,水蒸氣也裊裊升起。

「啊!」山姆的手往後,水就往四面八方疏散,只留下全身溼透的特洛伊。

特洛伊感覺自己已經脫離火中地獄,全身溼透著,透過眼鏡看的這個世界一片迷濛。

「特洛伊!」蘇珊著急的衝向特洛伊,其他人也一樣。

「啊!」特洛伊再次感覺到疼痛,他看著自己,發現自己發出亮光,就像是太陽。

「不要碰他!」阿瑞斯跑向前並警告,將自己的服裝變回原來的迷彩服,長槍也變回M–16步槍。「這是烒煉。」

「什麼試煉?」蘇珊快哭出來了,她看著特洛伊正在發光的軀體。

「半人半神在經過某一件重要事件或他已經夠大時,會有一件代表他父母的物品包圍他,他必須經過苦難才算長大。」阿瑞斯平靜的說,顯然他已經掌握情況。

「那我們只能在這白白看著嗎?」查理看著他的爸爸,臉裡充滿希望。「就只能這樣?」

「我很抱歉。」戰神露出無奈的表情,臉上的皺紋顯現出來,讓他瞬間老了好幾歲,神也不是每件事都能做到。「這場旅程只有他自己能走過。」

「啊!」特洛伊感到無比的疼痛,就像正在破繭而出的昆蟲,他試著突破這道牆,但它太堅硬又富有彈性,光在他的周圍,忽暗忽亮的包覆他。

「特洛伊!」一個不清楚的聲音響起,在太陽光組成的繭裡迴盪,他閉起眼睛,發現自己走在一條太陽橋上,身上的劇痛揮之而去。

「向前走。」同樣的聲音再次響起,回音愈來愈小聲。特洛伊依照指示繼續走,逐漸看到了一個神廟,由一層一層的石塊組成的石階上佈滿青苔,神廟也殘破不堪。特洛伊下了太陽橋,走向破舊的神廟,逐漸走上階梯,階梯的某部分遭風沙吹蝕,已經變成了泥砂。

「特洛伊。」一位女性走出,她的聲音跟剛才的指引一模一樣,接著又走進神廟,她坐在一個三角架上,底下的石地板像是遭遇地震般裂開,裡面冒出的天然氣裊裊升起,有著媽媽以前煮菜的味道。她的頭上有著包覆頭的薄紗,沒有穿鞋子的她露出白皙的雙腳,同時也因只穿薄布短袖而露出她的纖纖玉手和彷彿吹彈可破的肌膚。她看起來大約二十多歲,是個年輕貌美的女子,額頭上有一個裝飾用的吊飾。手上拿著菲阿利和一支月桂。[1]

「月桂。我爸的代表物。」特洛伊想著,並繼續走向那位女子。

「特洛伊,你知道我是誰嗎?」女子輕聲問道,將頭上的紅色薄紗撥下。

「呃……」特洛伊看著神廟和她手上拿著的月桂,心裡有了答案。「皮提亞?」

「聰明的孩子,那這呢?」她漾起一抹微笑,接著指著神廟溫柔的問道。

「德……德爾菲?」特洛伊猜道,雙手緊張的不知如何是好,只好放進口袋。

「又答對了,你真的很聰明。」皮提亞說,手上的月桂晃了晃。「你已經經過了試煉,我必須告訴你一件事。」

「什麼事?」特洛伊問,且向前走了一小步。

「半神過試煉,預兆即浮現。」她閉著眼睛說,之後張開眼睛。

「什麼?」特洛伊驚訝的問,他聽不懂這是什麼意思。

「砰!」皮提亞的手將月桂舉起,虛晃了一下,特洛伊感覺被拳擊手揍了一下,被打入深淵之中的他眼前只有黑暗。

特洛伊張開眼睛,又回到了火裡,但是一點都不痛,感覺像是被暖空氣覆蓋一般,溫暖又舒服,他向火打了一拳,火好像有感覺的小了一點。他發現了祕訣,開始沒命似的搥擊火,最後終於看見太陽。

他看見一群人在旁邊,蘇珊和查理及阿瑞斯在最前面,他們驚恐的看著自己。

「特洛伊!」查理和蘇珊衝過來抱住他,讓他有點不好意思的低下頭。

「怎麼了嗎?」他站起來,調整好眼鏡的高度。

「怎、麼、了、嗎?」查理反問。「我們以為你快死了,就這樣!」

「特洛伊!」阿瑞斯到他的前面。「你有沒有怎麼樣?」

「沒有,不過我有去一個地方。」他說,並考慮著該不該說出來。

「哪裡?」阿瑞斯問。

「德爾菲。」他不假思索的說道,儼然決定要說出事實。

「德爾菲?」蘇珊搶下了阿瑞斯的話,瞪大了自己的墨綠色眼睛。

「還遇到皮提亞。」特洛伊將自己的遭遇全盤托出,絲毫不顧慮其他人驚訝的眼神。

「皮提亞?」蘇珊閉起眼睛搜尋自己的腦袋資料庫,在張開眼睛。「等一下!你是說女祭司?」

「完全正確。她還跟我說了一句話。」他毫不保留的說出過程。

「什麼話?」

「半神過試煉,預兆即浮現。」特洛伊一口氣說完,口齒清晰的交代一切。

「什麼?」阿瑞斯看起來非常驚訝,看的出來事態緊急。

「特洛伊,跟我來。」阿瑞斯轉身向競技場走去,其他人也和特洛伊一起走,幾個人帶了火把,至少可以在夜晚裡看見路。

他們走到了營地的最旁邊,看見山洞和神廟,神廟和特洛伊去的一模一樣。阿瑞斯開了門,裡面露出些微的火光,裡面也和預期的一樣。

「皮提亞。」特洛伊默念著。

「只有發問者才可進入。」阿瑞斯說,特洛伊走進神廟。

「特洛伊,神諭只能說一遍。」皮提亞說,她的模樣還是如此,聲音卻變的沙啞。

「人馬與月桂之子,水和火與智慧同在,找尋古老之神,真理在潘朵拉盒外。」



44 菲阿利(phiale)用於祭祀的扁盤子。

45 皮提亞(Pythia)古希臘阿波羅神殿的女祭司,在德爾菲神廟傳達阿波羅或神的旨意,被認為能看見未來。

46 德爾菲(Delphi)所有古希臘城邦的聖地,附近有天然氣,神廟下有天然氣露出的神話描述也出自此,而它也的確在歷史中有被利用的記載。傳說中,宙斯曾於世界的兩個最盡頭放出老鷹,他們在德爾菲相遇,所以被稱為大地肚臍。在1987年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特洛伊波頓 的頭像
特洛伊波頓

世界在無助下墮落 燃燒

特洛伊波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混血Ωカラ
  • 請問一下,有沒有角色介紹呢?〈還是我沒有發現?〉
  • 特洛伊波頓
  • 喔!
    沒有欸
    因為我寫腳色介紹時
    不知怎地寫的很搞笑
    所以乾脆不寫了...
    那我再重寫吧~